欢迎访问袋鼠文章网
你的位置:主页 > 情感故事 > 文章正文

俺和俺的夏老时(续)

时间: 2019-07-20 18:10 | 编辑:

二年级快期末考试了。有一天,夏老师对俺们说,她要回天津了。说的时候,俺发现夏老师眼睛红红的,背过身去,用手绢擦着眼睛,回过身来,她说,她不想走,可城里的爸爸非要她回去不可,今天给俺们上最后一节课。那次课同学们听得都很认真,教室里静极了,可俺却怎么也听不下去了,老偷偷地看夏老师,俺真恨城里的那个老头,俺想:夏老师,别着急,等俺长大了,一定到城里把您接回来,天天跟俺在一起。

放学后,俺就拼命的往家跑,一到家,俺就对俺娘大声喊:“娘、娘,夏老师要走了,夏老师要走了。”俺一边喊一边哭,俺娘就放下手中的活,用手摸着俺的头,叹了口气,说:“小小,你们夏老师是城里人,早晚要回去的,走时送送夏老师吧,娘给夏老师烙几张饼,你给夏老师送去。”俺点点头,又哭了。俺说:“娘,你给俺两毛钱,俺买条小手绢给夏老师。”娘没说什么,就从口袋里摸出两张一毛的票来,最后又摸出一个五分的,就都给俺了,说买条好看的。俺就出去在供销社买了条小手绢,俺想夏老师在路上会用的。

队里派了辆马车,要送夏老师去公社,再做汽车到天津。

那天,天热的要命,俺把小手绢用一张洁洁静静的纸包好,里面还放了一张小纸条,上面是俺的心里话,那是俺想了一个晚上才写出来的:

夏老师:

您好,俺买了一条小手绢给您路上用,夏老师俺真不想让您走,俺娘说了您一定要回去的,夏老师您别难过,俺长大了,一定到城里去看您,让您住俺家,和俺天天在一起。

夏老师,俺想你!

学生:小小

俺把纸条和小手绢包好,藏在了俺娘烙的饼之间,又用一张大的纸包好,俺不敢在那么多人面前给夏老师,就提前在半路上等着。

阳光把路边树上的叶子弄得无精打采的,蝉儿却幸灾乐祸地叫的正欢。夏老师做的大车从远处向这边过来了,马走得很慢,俺望见夏老师坐在车上向后望着什么,不时掏出手绢擦擦脸上的汗。俺一看离这儿不太远有个瓜地,就偷偷地跑去偷了个瓜,可不容易,差点让看瓜的老头看到。俺见大马车走近了,就从藏身的大树后低头走出来。夏老师啊了一声,就让赶车的人把马车停下了,跳下车往我这边跑,一边跑,一边喊:“小小、小小,你怎么在这儿?”俺听了心里也不知啥滋味,不知怎的就落泪了,夏老师很少叫俺小名,都是叫俺大号的,俺就把饼和瓜递给夏老师。

夏老师开始不要,俺就不动也不说话,只是低着头,掉泪。夏老师蹲下,用手扶着俺的肩说:“小小,都九岁的大小伙子了,还哭鼻子,老师要笑话你了,饼老师要了,这个瓜吗咱们分开。”说着就把饼放进兜子里,把瓜掰成三块,给赶车的一块,我一块,自己留了一块,又掏出手绢给俺擦眼泪。那手绢真香,俺抬起头,夏老师也正看着俺,俺还是第一次和夏老师离得这么近,夏老师的眼睛太好看了,水汪汪的,俺当时真想,现在想起来,俺当时可能没有那么想,真的,俺发誓。

后来,俺非要跟着车送夏老师,夏老师不让,说俺娘会着急的,并从口袋里拿出一支钢笔给俺,说:“小小,我知道你喜欢老师,老师也喜欢你呀,好好学习,老师还要等着你长大了看老师呢。”俺点点头,又哭了。

那支钢笔,俺一直随身带着,一次也没有舍得用过。

俺现在还在想,有空一定到天津找俺的夏老师,把她接到俺家住几天,让俺再看看她,看看那双眼睛。

(完)

文章标题: 俺和俺的夏老时(续)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dsfloor365.com/qinggangushi/24296.html
文章标签:

[俺和俺的夏老时(续)] 相关文章推荐: